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在光遇这个游戏中,新季节演出季,目前毕业礼有两个,一个是面具,一个是发型。毕业面具像阿努比斯,毕业发型像白鸟。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那个像白鸟的发型,被玩家称之为白枭。虽然很不贴切,但是叫起来很顺口,于是,就在测试服开测第一天,这个外号就不胫而走。

为什么说这个外号不贴切?

因为,她其实只是一种温柔呆萌的小企鹅。光遇新季节的面具发型大部分都来自企鹅。季节向导脸上的面具,就是一种企鹅。 她的哥哥白鸟,才更适合白枭这个称呼。

枭,鸮,根据tgc的设计初稿,在光遇这个游戏,音韵季白鸟的原型是大雕鸮,这是一种大型猫头鹰,可怕的猛禽,能捕猎羔羊。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而演出季的毕业发型,其实是企鹅,凤头黄眉企鹅,又名北跳岩企鹅。这个强加给她的外号,就像一个隐喻。

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她是什么,大家关心的是,她可以和白鸟头分庭抗礼,平分秋色,终结白鸟在光遇国服制霸的时代。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而tgc在这个时间点放出她来,不知道是否有意,但确实成功转移了矛盾。把安卓服缺失四个季节的矛盾,这种玩家对tgc的矛盾,成功转移到玩家和玩家之间。

一出生就背负恶意与偏见

她以一己之力,缓解光遇国服因为合服日积月累的冲突,旧时音韵季白鸟,飞入寻常萌新家。

但她也因此承受太多争议。 爱她的人,爱得未必多有诚意。恨她的人,仅仅因为她侵犯了他们的利益。 于是,爱她的人很多,恨她的人也不少,但愿意了解她的人,却少之又少。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于是,光遇新季节毕业发型,一出生,就背负了太多恶意与偏见。

当白枭遇到白鸟

恍惚间,在我的脑海里,光遇白鸟和白枭,这两个毕业发型拟人化,变成一对兄妹。

白鸟张开双臂拥白枭入怀,穿过这片夜海,直到看到光的到来,在黑暗中白鸟开始了他的对白……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“你没有错。错的是他们。”

“他们口口声声说爱我,可他们的爱很险隘,他们从未在意过我,从不曾了解过我。这个饱受争议的白鸟发型,其实最初叫大指挥家发型,我只是音韵季的指挥家。可是,因为我的颜满足了他们某种需要,再加上,我不会再返场。 所以,我就这样,成为他们满足虚荣心,互相攀比的一种道具。”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“他们的爱,让我伤痕累累。 他们用我来做坏事,他们以爱之名,伤害我,并造成更多的不幸,让游戏环境变得越来越浑浊。而这本身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我只是一个建模,一个用来向玩家传递先祖友情的建模罢了,我还是我。正如你还是你。”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说完之后,白鸟吸了一口蜡烛,长叹一声,吐出白烟,模糊了尘嚣,然后举起蜡烛,照亮白枭美丽的脸。“妹妹,不要在意他们的偏见,欢迎你来到这世间。”

愿光遇这个游戏,会有人真正懂你,惜你,爱你。而不是把你当成满足虚荣心的道具。

写在最后

最后,光遇里的白鸟和白枭,竟让我莫名想到了梵高。他一生潦倒,可是死后,他的画被炒成天价,那些人,真的理解他的画吗?还是仅仅为了满足另一种看似更高雅的虚荣心?

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

感谢你的阅读。

投诉建议:电脑端请在网页右侧留言板留言,手机端网页请下拉至网页底部的留言板留言,站长会尽快处理联系! 想白嫖的:注册—签到,2积分,可下载1个游戏
王者ACG资源网|王者二次元游戏|steam优惠券|steam游戏 » 光遇:新季节不幸的毕业礼,一出生,就背负着恶意与偏见